印度“低价扫货”俄罗斯原油据多名消息人士日前透露,印度炼油厂正在集体与俄罗斯原油供应商谈判,研究为期6个月的新供应合同。这些印度炼油厂既包括国有的印度石油公司,也有印度*大的私营集团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

  在欧美国家抵制俄罗斯原油之际,印度以“折扣价”大规模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在6月,俄罗斯预计将向印度提供2800万桶原油,而去年印度从俄罗斯的进口原油月均仅为96万桶。

  在进口原油的同时,印度还加大规模进口俄罗斯的煤炭。此外,印度还计划通过卢比-卢布贸易机制来购买同样遭到制裁的白俄罗斯钾肥。

  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教授向记者表示,坚持从俄罗斯进口原油,是印度的一种博弈方式。这样它既可以向俄罗斯展现出友好的姿态,还可以反向向美国施压,要求美国提供更多资源,来促使印度的改变。

  自2月24日俄乌冲突升级以来至5月末,印度已经接收了超过3400万桶“打折”的俄罗斯原油。作为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和全球第三大原油进口国,印度从俄罗斯进口原油量自2月以来一直在增加。

  根据金融数据提供商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俄罗斯5月份向印度供应了超过2400万桶原油,远高于4月份的720万桶和3月份的300万桶。

  虽然印度和俄罗斯官方从未公布过俄罗斯的折扣力度,但消息人士在5月透露,印度希望能把价格压到每桶70美元以下。

  而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会首席分析师尤什科夫(Igor Yushkov)也在同月透露:“现在俄罗斯原油以30%的折扣向印度出售。而印度希望获得40%的折扣,并承诺要购买更多的俄罗斯原油。”

  印度大肆购买俄罗斯原油,并非全部用于国内消耗,部分在精炼后转卖到了欧洲。

  尤什科夫表示,印度将进口的俄罗斯原油在沿海炼油厂加工成柴油,再转运到欧洲市场出售,“考虑两者之间的差价,印度公司赚了很多钱。”

  在这一背景下,印度精炼行业获得了空前的发展机会。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能源策略师特兰(Michael Tran)5月31日在一份报告中表示:“随着欧盟放弃俄罗斯精炼石油产品,我们越来越有理由怀疑,印度正成为欧洲国家实际上的炼油中心。”

  在5月底举行的欧盟特别峰会上,欧盟成员国领导人对俄罗斯实施第六轮制裁达成一致,欧盟将立即停止进口75%的俄罗斯原油,并在今年年底前将从俄罗斯进口的原油削减90%,以减少俄资金来源,给俄罗斯施以“*大压力”。

  俄乌冲突升级以来,印度没有加入西方对俄罗斯制裁,而是持续购买俄罗斯原油,这引发了来自西方国家的批评。

  不过,印度一直态度强硬,并不退缩。6月3日,印度外长苏杰生在一场论坛上回应相关指责时表示,欧洲既然还在购买俄罗斯的原油和天然气,就该“体谅”印度也购买俄罗斯原油。

  他还表示,世界不能再“以欧洲为中心”,“欧洲必须摆脱这样的思维模式:欧洲的问题是世界的问题,但世界的问题不是欧洲的问题”。

  数据显示,2月24日至5月26日,受能源进口激增影响,印度从俄罗斯进口货物总额达64亿美元,大幅超过去年同期的19.9亿美元。但同期,印度对俄罗斯出口额同比下跌近50%,至3.77亿美元。

  除了原油之外,印度也在大举购买俄罗斯的低价煤炭。大宗商品研究机构Kpler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印度向俄罗斯进口了104万吨煤炭,创下2020年1月以来的*高水平。

  作为全球第二大煤炭消费国和进口国,近年来随着本国钢铁工业的发展,印度越来越依赖进口煤炭。近期,印度还因电力需求飙升而遭遇煤炭短缺。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2021年印度能源展望报告,煤电占印度发电量的70%左右。

  为了促进俄印贸易,两国还试图启动卢比-卢布贸易机制。但*新消息显示,这一机制运作还不顺畅。据外媒报道,日前印度钾肥有限公司**次将卢比购买款存入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账户,希望用以购买同样遭受制裁的白俄罗斯钾肥,但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并不愿意将这笔资金转换成卢布,引发两方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