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集团:唐驳虎:断绝石油欧洲先崩还是俄罗斯先崩凤凰网原创 反击西方制裁,普京的“石油牌”效果如何?被欧洲拒买的400万桶石油,俄罗斯能找谁接盘?欧洲可以从哪些渠道找到能源替代?凤凰网《唐驳虎》独家解析。

  1. 俄罗斯作为一个彻底的资源出口国,石油出口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其中出口到欧洲的原油和成品油占总出口的63%。然而欧洲石油消费的主力国家已经计划在6个月内停止海运进口俄石油及其精炼产品,这也就意味着,到今年底,俄罗斯将失去欧洲2亿吨的石油市场,占年石油出口量的一半、出口收入的近25%。

  2. 石油产能是不缺替代的,没了俄罗斯,欧洲仍然可以从别的地方进口。OPEC的闲置剩余石油产能就有450-650万桶,再加上美国已经放开对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俄罗斯出口欧洲的每天400万桶石油并不难替代。

  3. 俄罗斯多出来的石油,就瞄准了世界**和第二的石油净进口国:中国和印度。俄乌战争爆发后,印度进口的俄罗斯石油猛增,5月俄罗斯已成为印度第二大进口来源国。但综合多个原因以及国际关系考虑,即使在俄罗斯优惠的情况下,印度也无法完全消化俄罗斯的出口。至于中国,也因为其本身有既有的供应链,不太可能完全依赖俄罗斯。

  4. 因此,俄罗斯想要为自己的400多万桶石油找到新买家,困难重重。亚太各国考虑多重因素,不会更多增加进口俄罗斯石油;非洲拉美地区有自己特定的供应渠道,俄罗斯难以挤入。而相比于减少300万桶石油的出口、出口收入的20%,俄罗斯未来失去的,或许更多。

  今天是6月24日,俄乌战争第121天。整整四个月前的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了进攻。谁也没想到,“世界第二武装力量”打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战场已经不那么重要,以下更重要的内容其实在2月24日当天就应该讨论的,现在终于可以以更丰富的数据展开了。

  接续上一篇,在分析了世界总体原油产能-供应-油价之后,深入解析同样令人关注的俄罗斯-欧洲能源角力。

  首先要了解俄罗斯的经济盘子。近几年俄罗斯人均GDP在1万美元量级,1.45亿人就是1.45万亿美元。

  在疫情前的2019年,俄罗斯年出口原油2.9亿吨,价值1200亿美元(中质石油7.3桶等于1吨,油价每桶60美元,每吨440美元)。

  另外出口炼制的成品油1.2亿吨,价值近700亿美元(每吨540美元)。出口天然气(管道加液化)2600亿立方,价值近270亿美元(每方0.1美元,每千方100美元)。

  俄罗斯还出口煤炭2.1亿吨,价值170亿美元(每吨80美元),煤焦油45亿美元。

  另外生铁61亿美元、粗铝47亿美元、粗铜41亿美元,黄金58亿美元、铂金51亿美元、钻石38亿美元。

  小麦64亿美元,连同其他农产品约100亿美元。化肥85亿美元,原木45亿美元。以上这些就是俄罗斯的主要出口产品。

  俄年度出口总额4070亿美元,几种能源产品就超过了2400亿美元。再加上金属矿产、农产品等资源类产品,俄罗斯80%以上的出口都是自然资源类。

  俄罗斯在国际分工中完全彻底是一个资源出口国,仰赖祖先打下的地盘卖资源过日子,本质上就是一个有核弹的沙特。

  *近10年,能源体系创造了俄罗斯出口的60%、GDP的25%,财政收入的45%,而工业只占了12%。能源是俄罗斯内政外交的核心,形容为“国本”都毫不为过了。

  其中石油由于是全球商品,卖价比输送不易的天然气高得多也便捷得多,是俄罗斯*主要的收入来源,也是俄罗斯的立国之本。

  同样以顶峰2019年为例,当年俄罗斯石油年产量5.73亿吨、日产量1168万桶,占全球12.8% (2020、21年受新冠疫情冲击减少为5.24、5.34亿吨)。

  当年俄罗斯出口原油2.86亿吨(日570万桶)、成品油1.26亿吨(日255万桶),总数4.12亿吨,占全球总数约12%。这与沙特阿拉伯出口的原油3.66亿吨、成品油0.44亿吨,并列为世界之冠。

  欧洲净进口原油5.28亿吨(日1060万桶)、净进口成品油0.53亿吨(日112万桶)——欧盟在进口外来成品油的同时,还主要向缺乏炼制能力的非洲出口0.44亿吨成品油。

  其中来自俄罗斯的原油1.53亿吨,成品油1.06亿吨,合计2.59亿吨(日510万桶),总占比达44.6%,分量举足轻重。记住这个数字。

  迄今所见,各路媒体甚至专业人士对欧洲进口俄罗斯石油量级的报道,数字都低估不对。因为只关注原油,忽略了分量比例很大的成品油部分。

  当然,俄罗斯出口到欧洲的原油和成品油更占到自身总出口的63%。其中原油占比53%,带有加工附加值的成品油更是超过了88%。

  不管怎样,普京认为、俄罗斯认为、全世界都认为,俄罗斯的能源,是欧洲的命门。俄罗斯有取之不尽的能源,欧洲离不开俄罗斯的能源。

  是这样吗?读一读石油史就知道,这50年来各国的石油经济经历了多少次翻转。正所谓打蛇打七寸。制裁俄罗斯,对能源领域尤其是石油下手自然是重中之重。

  6月2日,欧盟通过了对俄罗斯的第六轮制裁方案。计划在6个月内停止海运进口俄罗斯石油及其精炼产品,但暂时豁免Druzhba(德鲁日巴、“友谊”)管道接收的部分。

  为什么要豁免管道部分呢?因为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三国是内陆国,没有海港,不能通过油轮运输石油,目前只能依靠苏联时期建的Druzhba输油管道。

  过去几年,该管道原油运量保持在每天近100万桶,其中三分之二运往北线的波兰和德国,另外三分之一运往南线的斯匈捷等中东欧国家。

  斯洛伐克80%的石油来自俄罗斯,匈牙利60%的石油和8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禁运这几个国家就不要生活了,所以只能豁免这30万桶。

  而德国和波兰,这两个进口消费俄罗斯石油*多的国家,已承诺年底前全面停止进口俄罗斯石油。8300万人口的德国是欧洲经济的中心,也是欧洲实际消费石油*多的国家。

  至于欧洲进口石油*多、进口俄罗斯石油也排第二的荷兰,实际上是承担欧洲炼化中心的角色,为欧洲乃至非洲各国提供成品油。因为这里是世界*大石油公司荷兰皇家-壳牌集团的总部。

  ▎欧洲2021年石油进口量(单位为每日百万桶),黄色为俄罗斯部分,豁免的斯匈捷三国部分为红色

  整个欧洲的石油消费量为每日1480万桶,只有挪威、丹麦和英国等少数国家在北海,意大利在地中海采掘石油,日产量310万桶,剩下1170万桶需要进口。

  其中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大致在500万桶规模(年2.6亿吨),进口占比45%,总消费占比1/3。另外需要指出,统计范围的欧洲并不都是欧盟国家。

  具体来说,挪威未加入欧盟,但却是油气出口国和欧洲主要油气来源。除此之外,体量很大、8400万人口的土耳其也不是欧盟国家,未加入对俄制裁。

  但土耳其的石油消费量每日不到100万桶,只占整个欧洲的6.75%,其中来自俄罗斯的平均30万桶占比30%,年约1500万吨,规模影响不大。

  ▎ 但除了中东欧国家,西欧南欧各国对俄石油依赖度不高,图为英法西意四国的石油进口来源可视化

  再加上豁免的几个东欧国家,“友谊”管道大约涉及35万桶俄罗斯石油供应(匈牙利10万桶、捷克10万桶、斯洛伐克15万桶)。

  欧洲石油消费的主力,还是德英法意西这五国。脱欧的英国已经在4月和美国宣布不再购买俄罗斯石油,这下是西方国家的共同行动了。

  预计到2023年初,欧洲从俄罗斯进口的石油将减少80%以上,从500万桶减少400多万桶,只剩土耳其和东南欧的60万桶。

  那么关键问题来了,如果欧洲总体上不再购买俄罗斯石油,那么谁来填补欧洲的这400多万桶供应缺口(按2019年需求计算)?

  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根本找不到这个规模的替代,欧洲是老寿星吃砒霜自寻死路。这话就说得太满了,近乎胡说八道。

  因为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闲置剩余产能就有450~650万桶:伊朗150~200万桶,委内瑞拉50~200万桶,其他至少也有250万桶。

  2017年伊朗原油日产量450万桶,出口250万桶;自炼成品油200万桶,其中国内消费170万桶,另出口30万桶,合计就是280万桶的总出口量。

  在美国川普政府重启制裁之后,伊朗原油产量依次跌到2019年的300万桶、2020年的270万桶,2021年叠加疫情一度下降到200万桶,是两伊战争结束以来的30年*低水平。

  到2021年底2022年初,伊朗的原油产量为每天250万桶、出口70万桶。美国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伊朗的原油产量将很快恢复到400万桶,为国际市场新增150万桶供应量。

  ▎ 伊朗(蓝)、伊拉克(红)、委内瑞拉(赭)围绕400万桶的石油产量波折,也是能源输出国的国运波峰波谷

  另外一个遭受美国制裁的国家是委内瑞拉。产量从2014年的260万桶直线万桶。这部分是因为美国制裁,还有一个因素是美国实现了石油自给,不再需要豁免委内瑞拉的原油。

  美国解除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国际市场也能很快恢复50甚至200万桶供应。现在美国已经实质放开对伊朗、委内瑞拉的制裁,让他们卖到欧洲,只是不公开宣布而已。

  另外,沙特、阿联酋、伊拉克、科威特这四个OPEC主力国家也各有100、50、40、30万桶的剩余产能。

  OPEC+本轮限产协议9月到期,到时欧洲正式不再购买俄罗斯石油,OPEC国家们自然要愉快地分食俄罗斯的份额。

  所以,俄罗斯出口欧洲的每年2亿吨、每天400万桶并不难替代,伊朗150万桶、委内瑞拉50万桶、沙阿伊200万桶就凑齐了。

  如果伊朗、委内瑞拉产能充分恢复,还能再释放出50+150=200万桶产能。

  这个世界上,石油产能是不缺替代的。原油是大宗商品,在全球范围内也流动快捷灵活。现在美欧石油公司已经恢复在委内瑞拉经营,伊朗也已经开始恢复对欧洲的石油出口。

  既然有新油气供应者站出来填补因俄罗斯被踢走而造成的缺口。这就意味着,到今年底俄罗斯将失去欧洲2亿吨的石油市场,占到年石油出口量的一半、出口收入的近25%。

  由伊朗和委内瑞拉来替代俄罗斯向欧洲出口石油,不仅具备充分能力,意愿也非常强烈,是标准的“死道友不死贫道”。毕竟,石油出口也是这两个国家的生命线啊。

  那么,人们自然要问,美国这不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吗?不让俄罗斯卖,让伊朗和委内瑞拉来赚钱?是的,对美国来说,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伊朗和委内瑞拉在先前能够大卖石油的时候,也没对西方造成多大威胁,毕竟实力有限。俄罗斯可不一样。

  何况美国对伊朗也留了后手——放手支持沙特和以色列打压伊朗,实现风险对冲。这在上一篇已经详细讲过了。

  那么,替代性挑战来到了俄罗斯的石油出口这一边。找谁来消化这每年2亿吨、每天400万桶的石油?

  无论是规模体量还是外交关系,俄罗斯都瞄上了世界**和第二的石油净进口国——中国(1000万桶)和印度(440万桶)。先说这个出乎意料的第二名——印度。

  是的,14亿人口的印度虽然经济蹒跚发展,但时至今日,以它庞大的体量也已经来到世界石油消费第三的位置——每日近500万桶、中国的1/3。

  虽然与美国的1900万桶和中国的1400万桶仍有很大差距,但由于自产石油只有60万桶而且不断衰竭,因此印度就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石油净进口国。

  折算成年量,就是每年需进口超过2亿吨原油,其中2/3来自紧邻的中东。毕竟从波斯湾到印度*西端的古吉拉特邦只有2000多公里,航运费用很省。

  印度比较出乎意料“争气”的一点,就是自有的炼化产能不仅能够满足本国的2.4亿吨成品油需求,每年还能略有盈余,净出口中东和非洲约500万吨(每天10~15万桶)。

  这些炼化产能相当大一部分是属于亚洲首富、印度*大的工业集团——安巴尼的信实工业所有。这也是为何莫迪老家古吉拉特邦被誉为“印度广东”的秘诀。

  2019、2020年采购俄罗斯的原油加成品油都只有390万吨,相当于每天1万多吨、7.5万桶,占比仅1.7%。

  俄乌战争爆发后,印度进口的俄罗斯石油从2月的0吨,3/4/5月分别猛增至43/101/336万吨(约10/25/80万桶/日),6月预计将是日均90万桶。

  5月俄罗斯已超过沙特和阿联酋,成为印度第二大进口来源国,占总进口比例约16%,仅次于伊拉克的22%。

  另外初步统计,5月印度原油总进口创下2145万吨(约508万桶/日)的历史新高。

  ▎ 信实工业的老板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2021年信实工业总营收约630亿美元,净利润约7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446亿)。穆克什·安巴尼手握信实一半股权,多次问鼎亚洲首富宝座

  俄罗斯为了出售石油而被迫给予的平均折扣已从3月的20美元增加到35美元。其中给予印度的是40美元。

  各国互联网上纷纷掀起一股——印度人趁机占便宜、当二手贩子的议论。印度趁机购买俄罗斯低价石油也受到西方国家的猛烈抨击,美国连续警告印度“差不多得了”。

  那么,印度能够全部消化2亿吨俄罗斯石油吗?这意味着印度要把中东和世界各地的进口和自身的炼化全部停掉,完全转向采购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综合进口多元调油考虑、运输船期、与中东已有的中长期合约,以及国际关系考虑,即使在俄罗斯优惠的情况下,印度进口量稳定达到每日100万桶、一年5000万吨也就差不多了。

  另外,印度的炼化产能也就是每天500万桶出头。为了炼便宜俄油倒手就大举投资扩能,这存在风险,西方也肯定会实施二次制裁。

  ▎ 复杂的石油化工产业,单靠印度人自己是不可能玩得转的。必须高度依赖欧美设备和人才

  印度是可以在美俄之间骑墙,左右逢源赚一点钱(每天100万桶优惠40美元是4000万美元,每月12亿),但完全“混不吝”(北京方言:什么都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它没有这个实力。

  至于俄罗斯的南方邻国“契丹”(китай),每年超过5亿吨、每日超1000万桶的庞大进口需求,超过了全球石油贸易的26%,不是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满足的。

  近几年按周或月排名,这两家在首位交叉变化,沙特居首位的时间更多一些。但沙特和俄罗斯的比例也就各15~17%左右。

  排第三位的是占比约10%的伊拉克,因为伊拉克供应的油价相对较便宜。还有并非世界主要石油出口国,但却有长期稳定合作关系的阿曼、安哥拉、巴西。

  ▎ 2020年进口原油来源国前12名,往后13~15名分别是刚果布925、卡塔尔620、英国590万吨。总量达5.42亿吨是顶峰

  而中东主要油气出口国阿联酋、科威特、卡塔尔也参与供应,但占比相对较低。因为这几个国家的油质较好也较贵,不过差额每吨一般也就在200元左右。

  南方邻国的油气供应者还包括了非主流出口国马来西亚、哥伦比亚、利比亚、刚果布,以及身为发达国家的挪威、英国、美国等。

  ▎ 2021年各来源国石油进口量占比,全年进口总量5.13亿吨回落较多。因为2020年多国炼化严重停工减产加上油价便宜,疫情清零的中国承担了为多国炼油出口的任务

  除了以上16个主要国家,剩下的“长尾”还包括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供应。这才凑齐了每天超过1000万桶、全球*大单一进口国的需求。

  *近两年俄罗斯平均是每天有165万桶、每月有680万吨、每年有8160万吨原油另300万吨成品油出口到南方邻国,这也是俄罗斯原油出口*多的单一国家。

  但是虽然现在俄罗斯原油也对南方邻国打折促销,但邻国进口俄罗斯原油的数量增加不多。前4个月平均只有640万吨,只有去年同期的92.5%。

  而*新公布的5月份增加到842万吨,折合每天200万桶。在整体原油进口占比中达到18.4%。当然,价格相对其他国家总均价每吨5040元是打了13%的折扣,折合桶油价约90美元。

  实际上这新增部分主要是部分民营炼厂以临时合同在采买,国有油化公司都保持着非常审慎的态度。南方邻国的考虑也要比愣头青赚快钱的印度复杂得多。

  首先世界**进口国必须秉承资源多元化的战略,切实保障油气稳定供应,来自俄罗斯的石油不可能在短期内激增,长期来看也不会占比过高。

  另外,俄罗斯两条原油管道的输送能力是每年3000万吨,每月250万吨,每天约60万桶。而因为俄罗斯东西伯利亚和远东的油气田近年来才开始开发,产量有限。

  海运部分的增长也有限。俄罗斯远东的海参崴-纳霍德卡原油出口港的*大出口能力只有100万桶。其他乌拉尔-西西伯利亚的原油就得至少从黑海的新罗西斯克港起运了。

  其实,所有的石油进口国目前都有既有的供应链(长期协议合同),不太可能完全抛弃原有的供应渠道,把能源安全都放到俄罗斯一个篮子里。

  基于海运船只的不确定性、国际考虑、单一进口国风险、制裁风险等问题,世界石油*重要进口区域——亚太各国进口更多俄罗斯石油的概率并不大。

  至于非洲和拉美,这两个地区由于缺乏炼化能力,每年正常情况需要进口发达国家炼制的近8000万吨成品油。但成品油更接近于工业品,有特定的销售和终端渠道。

  非洲拉美的成品油供应,基本掌握在壳牌、BP和埃克森美孚等欧美石油巨头手里。俄罗斯出口比重很大的成品油,想要挤入非洲拉美国家市场极为困难。

  另外不要忘了,在联合国大会的投票中,拉美非洲诸多发展中国家都对俄罗斯投下了反对票。

  纵观全球石油进口市场,在世界石油第二大进口区域欧洲宣布主动拒绝俄罗斯石油之后,这400多万桶石油将难以找到新的买家,因为量实在是太大了。

  说到底,这场对抗的本质就是,美欧的牌就是放出伊朗和委内瑞拉的400万桶禁锢产能。而俄罗斯想要为自己的400多万桶产能找新买家,则困难重重。

  目前看来,印度消化100万桶,其他国家消化50万桶就差不多了是极限了。这意味着到今年底明年初,俄罗斯的石油出口量会减少300万桶,每年1.5亿吨石油。

  那么,俄罗斯的未来损失就仅仅是减少300万桶石油出口,出口收入的20%吗?呵呵,那是想得太好了。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